王传涛 中国网时事评论员

时光如梭,2021年已悄然来到,全世界也进入到了21世纪的第三个十年进程。这意味着,《巴黎协定》所约定的一系列关于到2030年实现的目标,进入到最后的十年攻坚阶段。

从拉萨河畔树木成林的南山公园,到拉萨城北百鸟飞舞的拉鲁湿地,从雅江两岸160多公里的“绿色长城”,到藏北羌塘回归自然的“动物乐园”,高原大地生机勃勃,一幅“最美第三极”的画卷正渐次舒展开来。

中国自古以来便有保护环境、尊重自然生态的朴素意识。早在2000多年前,战国时期思想家荀子就道出了人与自然的辩证关系:“应之以治则吉,应之以乱则凶。”意思是说,我们要尊重自然,这样才能达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若是对自然环境加以破坏,无度开采能源,则一定会遭受到大自然的报复。

近万亩的生态产业扶贫项目——藏草万亩植物种苗繁育基地在此落地后,卓玛曲吉便将自家的土地通过土地流转获取租金,同时来到繁育基地打工。

游人在郁金香花海中拍照留念。俞靖 摄

雅鲁藏布江是西藏人民的“母亲河”,中游日喀则市南木林生态示范区曾经是一片戈壁荒滩。南木林县仁欧村村民过去习惯到山上砍柴生火,导致土地沙化严重,村民在家里喝甜茶,都得涮几次杯子里的灰尘,吃尽了苦头。

记者了解到,2019年西藏落实生态岗位60多万个,落实重点生态功能区转移支付等各类奖补资金97.7亿元,越来越多的农牧民吃上了“生态饭”。

图为游人与郁金香花合影。俞靖 摄

在气候雄心峰会视频会上,习近平主席向世界各国宣布了中国的减排目标:到2030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25%左右,森林蓄积量将比2005年增加60亿立方米,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应该说,这是中国又一次向世界各国的庄严承诺。

作为世界大国,中国在节能减排以及保护生态方面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也为世界各国作出了表率。《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执行秘书帕特里夏·埃斯皮诺萨指出,中国的付出各国有目共睹并获得了大家的认可,“中国甚至成为清洁能源领域的领军国家”。同时,中国不仅率先完成了原定的2020年气候行动目标,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提升近15%,可再生能源装机增加等目标,并且还带动了全球新增绿化面积,而全球有四分之一的绿化新增都是来自中国。

3月的雪域高原,暖风拂面而来,沉睡了一冬的高原渐渐醒来。

2月4日,广西南宁市青秀山景区内,近40万株郁金香花盛放,引游人观赏。2021年新春佳节将至,该景区策划了迎春花展、迎春花市等活动。展出约40万株郁金香,共40多个品种,让游人漫步郁金香花海中,感受浓浓春意。

“西藏也是生态环境脆弱敏感的地区,一旦破坏,修复难度较大。”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研究员姚檀栋说,保护好青藏高原生态就是对中华民族生存和发展的最大贡献。

位于雅江南岸的拉萨贡嘎国际机场曾饱受灾害性风沙的侵扰。经过40年持续造林治沙,一道长160多公里、宽1.8公里的“绿色长城”崛起在雅江山南段,贡嘎机场航班起降受灾害性风沙影响天数,最高时每年可达60多天,现在明显减少。

2010年,中央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明确提出使西藏成为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青藏高原生态保护。2015年,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指出,要切实保护好雪域高原,筑牢国家生态安全屏障。

“主要是灌溉、除草、施肥、修枝,每天有160元的工资。”卓玛曲吉说,“在家门口就把钱挣了,还让家乡更绿了,特别高兴。”

奋力筑牢西藏国家生态安全屏障

这画卷,正是西藏国家生态安全屏障建设的累累硕果。

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厅厅长罗杰说:“国家对西藏生态保护工作的战略定位和战略部署,体现了国家对西藏生态保护工作的高度重视,为西藏生态保护工作指明了方向。”

美丽西藏建设释放“生态红利”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西藏全区45%的区域被列入最严格保护范围,建立了47个各类自然保护区,总面积41.22万平方公里,其中包括11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西藏已累计命名自治区级生态县17个、生态乡镇213个、生态村2373个。

良好的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在“世界屋脊”筑起了生态文明高地,在高原上生活的各族群众也享受到了保护生态带来的红利。

当下,生态文明建设这一事关全球人类的重大命题,已经成为世界各国的共同努力方向。虽然特朗普政府在2020年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但就目前新当选候任总统拜登的一系列举措来看,美国重新回归《巴黎协定》也将是可以预期的事。这说明,共谋全球生态文明建设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应有之义,是每个国家的责任与义务,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置身事外。

作为青藏高原的主体,西藏境内江河纵横、湖泊密布,被誉为“亚洲水塔”,是我国以及南亚、东南亚地区的“江河源”,亚洲乃至北半球气候变化的“感应器”,珍稀野生动物的天然栖息地和高原物种基因库,对全球气候具有重要影响。

生态环境保护,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内容之一。共识已达成,措施已明确,行动需付诸。世界各国,都应该善待自然,自觉遵守《京都议定书》和《巴黎协定》,在保护地球方面贡献出本国的最大努力,让地球在浩瀚的宇宙中保持蓝色,让70亿地球人看得见绿水青山、蓝天白云。

2014年至2017年,国家投资1.5亿元,在南木林生态示范区内植树造林3万余亩,2018年至今又建起了1万亩的生态林。这条长达50多公里的“生态绿洲”,成为雅江沿岸的一道靓丽风景。

雪山在太阳的照射下,上演着一幅“日照金山”的景象;碧湖如镜,映照着雪山巍巍倒影;蓝天白云间,黑颈鹤翩翩起舞;广阔的草原上,藏羚羊、藏野驴自由飞奔……大美西藏正期待着新冠肺炎疫情结束后八方游客的到来。

郁金香花海引游人驻足拍照。俞靖 摄

2020年12月12日,在《巴黎协定》签署五周年纪念日之际,2020年气候雄心峰会以视频方式召开。此次峰会是迈向2021年联合国第二十六次气候变化缔约方大会的重要一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气候雄心峰会上通过视频发表题为《继往开来,开启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新征程》的重要讲话,宣布中国国家自主贡献一系列新举措。

这得益于《西藏生态安全屏障保护与建设规划(2008-2030年)》的实施。据了解,截至2019年,西藏已累计投入117亿元构筑国家生态安全屏障。

把西藏生态保护置于国家战略高度

近年来,西藏陆续实施了消除“无树村”“无树户”“无树单位”以及“绿色围城”“树上山”等大规模国土绿化行动,并通过实施极高海拔生态搬迁项目,把大自然留给野生动物。2019年,西藏有4058人搬出极高海拔生态保护区。

山南市扎囊县植物种苗繁育基地里,阿扎乡村民卓玛曲吉一边育苗,一边用脚打着拍子哼着歌。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提出的“自然是生命之母”“人类善待自然,自然也会馈赠人类”“让人民群众在绿水青山中共享自然之美、生命之美、生活之美”等重要论断,深刻表明了良好的生态环境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持久力量,关系着民生福祉。针对现阶段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创造性地提出“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要求“坚持生态惠民、生态利民、生态为民”。可以说,中国已经成为践行生态保护的代表性国家。

西藏1951年和平解放后,国家高度重视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工作,采取了一系列重大措施,将西藏生态环境保护置于国家战略高度。

《巴黎协定》虽然有一定的约束力,但就各个国家而言,约束力还并没有形成统一的尺度。有报道称,在197个协定签署国中,有157个国家在“国家确定贡献值”中设定了经济范围的减排目标,但只有58个国家将其在《巴黎协定》中的承诺转化为本国法律。而在这58个国家中,只有16个国家制定了与《巴黎协定》目标相一致的法律。换言之,虽然世界各国目标一致,但步伐并非整齐划一。

2017年8月,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启动。目前,这次科考正在对青藏高原的水、生态、人类活动等环境问题进行考察研究,分析青藏高原环境变化对人类社会发展的影响,提出青藏高原生态安全屏障功能保护和第三极国家公园建设方案。

“我们把生态文明建设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不断加强制度建设,建立生态环境损害责任终身追究制,为西藏生态环境保驾护航。”罗杰介绍,20世纪90年代以来,西藏先后颁布实施了60多部地方性法规,为高原生态保护提供法治保障。